追蹤
知識是條漫漫長路
關於部落格
化外之民
  • 875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從圖書館到“第三文化空間”

 從圖書館到“第三文化空間”


日期:2012-01-03作者:蔣萍;王思來源:文匯報
 
呼應當今人們文化需求和追求的新變,杭州圖書館主動拓展公共文化服務的廣度和深度—— 從圖書館到“第三文化空間”
 
  在杭州圖書館三樓的一間研究室裡,100英寸大屏幕前,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拿著麥克風在唱歌;周圍或坐或站著不少老人,有的拿著照相機捕捉畫面,有的舉著攝像機全程錄影……一打聽,這是一群退休老人自發組織的一場沙龍活動,“主題”並不是唱歌,而是學習攝像技術。
 
  這般場景怎會出現在圖書館?
 
  杭州圖書館館長褚樹青說,幾乎每天都有市民自己組織的活動在這裡舉辦,這類活動已經占到杭圖全部文化活動的60%——“我認為這是一個現代圖書館應該承擔的公共文化服務職能”。
 
   “自助式活動”
 
  奚際良老人今年80歲。兩年前老伴去世後,他努力“找回失去了的生活重心”,於是78歲從開機、關機開始學電腦,而今已能自如地與孫女在網上聊天。奚際良簡直成了身邊老年人的偶像。他也參加了這個“攝像技術學習沙龍”,是大伙的老師——無論剪輯視頻還是flash動畫,他樣樣拿手。
 
  創辦這個沙龍的組織者孫德本,退休前是高級工程師,現在已經79歲了。他說很感謝杭圖,“以前我們搞活動,找場地是大難題,往往費盡了心思,最後還是只能花錢去茶館。”
 
  杭州圖書館為市民備好了整潔明亮的研究室、嶄新的多媒體設備……“我來當主講”、“文化沙龍”、“杭州圖書館合唱團”等等活動,從策劃、組織到場地佈置等具體事務,大都由市民自己來做,圖書館工作人員給予協助。這種“自助式活動”在近兩年的探索中,得到了越來越多杭州市民的認可和歡迎。
 
  採訪“攝像技術學習沙龍”,記者意外地在一群老人中看到了一個年輕“學員”,正安靜地坐在角落裡專心面對電腦。她叫王黛菲,是這兒另一個沙龍“現場救護學習”的講師。巧了,她說自己這是第一次來,學了一上午,已能當場剪輯出一段簡單的視頻。王黛菲是在“文瀾在線”上發現這個活動的,很感興趣——學會做視頻,對她講授救護知識有用。
 
  一個新概念
 
  圖書館就只是讀書看報的地方?褚樹青說,現在人們的文化需求和追求不那麼簡單了!廣度和深度都在拓展。越來越多的人不再滿足於被動地享受文化成果、消費文化產品,也想參與表演、創作,或者做文化活動的策劃、組織者……實現自我、展現自我。
 
  呼應這樣的變化,杭州圖書館開始從單一圖書借閱向多元化文化服務轉變,功能日益寬廣和精深:圖書推薦,舉辦講座、展覽,音樂欣賞,影視播放之外,還組建藝術團隊,組織公益演出,進而支持幫助讀者自己組合、自辦活動。
 
  褚樹青說,美國社會學家雷·奧登伯格在《絕好的地方》一書中提出了一個新概念“第三空間”。照他的說法,第一空間是家庭居所,第二空間是工作單位;二者之外的公共空間如酒吧、咖啡店、圖書館、公園等等是第三空間。在第三空間裡,人們的關係更加自由、平等,能夠拋開功利目的,出於共同的興趣愛好,暢快交流。而在2009年,國際圖書館界鄭重提出了一個命題:“作為第三空間的圖書館。”
 
  不過禇樹青覺得,“第三空間”這個概念對於圖書館而言過於寬泛,也不能反映圖書館的文化特質,所以加​​了一個前綴“文化”。他說,杭州圖書館的目標,正是打造一個集學習空間、交流空間、創意空間、展示空間、娛樂空間於一體的“第三文化空間”,“要讓圖書館成為市民除家庭、單位以外最想去的地方”。
 
  本報駐浙記者蔣萍實習生王思(本報杭州1月2日專電)
 
   ■記者手記
 
  採訪杭州圖書館時,禇樹青提到自己前不久應邀參加一個文化論壇,在現場被文化館館長們“圍攻”之事。那些館長質疑:你提出“第三文化空間”,幾乎把所有與文化有關的東西,讀的、看的、演的、玩的……都囊括進圖書館了,那我們還有空間嗎?褚樹青毫不客氣地“回擊”: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布的《公共圖書館宣言》提出,圖書館要向人們提供接觸各種表演藝術、文化展示的機會,有支持口述傳統文化保存和傳播的使命……我現在做的並未“越界”。
 
  原來,對公共圖書館究竟應該做什麼,即使“文化圈內人”,看法也不一致。這讓記者想到:發展公共文化服務,應該以什麼為出發點和落腳點?找准了“點”,有些傳統觀念以及由此帶來的框框,恐怕就要更新和突破。杭州圖書館的實踐,值得思考。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